当前位置:首页> 业务> 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 城市社区治理·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

专家解读:增强“六种能力” 全面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水平

来源:   时间:

作者:田毅鹏

城乡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基于城乡社区在新时期社会治理体系中所承担的重要任务,《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为促进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目标、新思路、新举措。在《意见》的第三部分明确强调“不断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水平”,并将这种“水平”具体分解为城乡社区“六种能力”的增强,虽然这六种能力在此前的文件中也曾分别出现过,但作为一种“能力系统”的概念提出,必然成为城乡社区治理的关键之处。

“六种能力”提出的背景

建国初期,在“单位办社会”的氛围下,单位社会具有极强的全能性和覆盖性,在此背景下,处于起步阶段的居委会在功能上仅是单位外工作的拾遗补缺者,其能力结构比较单一。改革开放后单位组织逐渐消解,作为基层居民自治组织的社区开始承担由单位分化出来的一系列社会事务。以2000年《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为标志,社区建设开始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环节。在近20年的实践探索中,中国城乡社区建设已经获得了长足发展,主要表现在:一、从中央到地方普遍为社区建设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证和政策支持。二、整合了行政、市场与社会等多种资源,社区硬件设施有了显著改善。三、培养造就出一支优秀的社区工作者队伍,社区治理与服务能力明显提升。但是,在城乡社区建设全面推进的过程中,仍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在社区各种能力的发育还存在明显的欠缺,提升社区治理与提供服务的能力成为社区建设实现跨越式发展迫在眉睫的任务。在这一意义上,《意见》中第三部分对增强社区六种能力所提出的明确要求,为社区进一步发挥基层社会治理的功能与作用指明了方向。

“六种能力”具体内涵的解读

如前所述,《意见》将不断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水平现代化分解为增强社区六种具体能力的目标和要求,给社区进一步发展提出具有现实可操作性的指导,成为社区治理的政策性突破与创新之处。

增强社区居民参与能力。众所周知,社区参与是社区建设一直以来面临的难题,而新时期中国的社会结构转型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从“熟人型、组织化”的单位社会,转变为当下“陌生型、原子化”的后单位社会。工作与生活空间的分离和社会联结方式的改变,成为社区参与强有力的制约。基于此,《意见》指出通过居民“议事协商”的方式、吸纳流动人口参与社区治理等方式,增强社区居民参与能力,提升社区的社会性,以激活社区治理活力,释放社区的自治本性。

提高社区服务供给能力。自社区承接了传统单位所承担的一系列社会服务功能以来,社区便成为政府与居民联结的基础纽带,政府的诸多公共服务事务都需要通过社区实现对居民生活的覆盖。因此,社区的服务供给能力非常重要,是多样化的社区公共服务真正实现惠民、利民的关键。

强化社区文化的引领能力。社区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家园文化,具有社会性、开放性和群众性的特点。发展社区文化,可以倡导植根于社区的民风民俗、形成和睦的邻伴关系,构造和谐的社区氛围。更进一步,社区文化建设是整个社会文化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基础,更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本。因此,社区公共文化服务能力的提升与学习型社区的创建是社区建设的重点。

增强社区依法办事的能力。《居组法》和《村组法》是社区治理的纲领性文件,对其的修订将直接影响城乡社区的进一步发展路向。作为法治社会建设的基础单元,社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完善和依法办事能力的提升有助于全面推进法治社会的建构过程。

提升社区矛盾预防化解能力。单位社会是一个高度整合而低度分化的总体性社会结构,社会矛盾不是很突出,但随着社会结构的分化,社会矛盾呈现出不同的性质和特点。综治能力、人民调解能力、专业队伍矛盾调处能力在社区层面的增强,成为从根源上消弭社会矛盾的关键所在。

增强社区信息化应用能力。伴随国家“互联网+”工程的全面推进,互联网与政务服务、社区服务相结合的治理与服务模式也空前展开。社区在搭建基层治理与服务供给信息化的平台、推进“一门式”服务模式应用、发展社区电子商务方面都面临新任务,新挑战。《意见》强调社区信息化应用能力的增强,旨在通过对信息化手段的运用,提升社区治理水平与服务能力。

《意见》首次提出“六种能力”概念,这是全面推进社区建设工作以来的首次最为集中的概括提炼。它指明了新时期社区深化提升和发展的新方向、新任务。伴随着城镇化的步伐,农村社区建设在近年来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六种能力所涵盖的内容中强调了农村社区能力提升的重要性,这对推进城乡社区的一体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面对当今社会流动规模和幅度的扩大,《意见》指出增强流动人口社区融入、社区参与、社区治理的任务,改变其身体在场,关系和权利不在场的局面。《意见》的提出具有丰富经验基础,伴随城乡社区建设的全面展开,民政部先后启动“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全国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建设,《意见》对增强社区六种能力的提出是对新经验的提炼,具有扎实的现实经验基础与可操作性。

提升“六种能力”过程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意见》将六种能力的提升视为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水平的关键,真正触及了当下社区建设所面临的社区能力不足的问题。在社区硬件建设逐步完善的情况下,社区综合管理能力的增强已势在必行。在增强六种能力的实践过程中,应当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凸显社区治理的社会性,回归自治本位,增强居民的参与意识,形成守望相助的社区共同体。

二是积极建立社会协动体系,建立以基层党建和政府公共服务下沉为核心内容的街居协动体系,建立以三社联动为主体的社会服务体系。

三是从公共服务的单侧供给转向“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实现服务供给与需求的对接,实现传统服务向精准性、专业性、普惠性服务的转型升级。

四是在智慧社区全面推进的过程中,不能让信息技术能力不足成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障碍,努力铺展智慧社区服务人群的覆盖面。

五是在全国不同地区的单位社区、传统社区、高端封闭社区、城乡接合部社区、农村社区等多种类型的社区中,探索因地制宜的能力提升方式。

六是进一步探索与总结社区能力增强的经验模式,为全国城乡社区能力增强提供可复制的样板。

(作者系吉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民政部城乡社区建设咨询专家)

载于《社区》杂志2017年7月上旬刊)


【字体: 】【打印】 【关闭
中文域名:民政部.政务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