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业务> 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 城乡基层民主工作动态

城乡社区治理法治化、科学化、精细化、组织化的可贵探索

来源:   时间:

摘自《社区》2017年7月刊

文/肖立辉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对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作出了全面部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围绕城乡社区治理的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精细化目标,在议事协商、多元共治、有序参与、民主自治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为实现党领导下的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全面提升城乡社区治理的组织化程度,促进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克拉玛依区推行的“7+7”社区多元共治模式系统性较强,通过七类多元主体、七种参与渠道将基层协商民主中的关键节点把握好,初步形成有事议、有人议、会议事、议好事的议事氛围,值得称道。从多元共治模式的制度设计来看,这个社区治理模式以加强协商能力建设为主线,通过制度建设特别是程序设计,使议事协商更加精细化,不仅提高了基层党委政府的领导、主导的水平,也相应地提高了基层协商的参与主体的自治水平和治理能力。在治理平台建设方面,居民议事会以服务需求作为切入点、坚持问题导向,收集需求库和问题库,从而使协商议事的问题更聚焦、更精准;将本区域内的利益相关方统统纳入到参与主体,从而使协商主体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包容性;社区工作听证会、社区民情座谈会、社区事务协商会、社区成效评议会、社区民主议事会、社区服务咨询会等的搭建,使协商主体有更为多样化的参与渠道可选择,从而增强了自主性参与的主动性、积极性、融通性。在协商程序设计方面,明确协商清单,强调上下联动,强化网格化管理,使协商式治理更加精致、细密、更具有针对性。在社区居民的参与方面,将社区里的多元主体有效整合,形成合力,为社区居民理性有效地参与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氛围和协商环境,从而为社区治理的有序化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奎屯市的“七步议事”群众工作法把握议事的事前、事中、事后三个关键环节,注重事前的清单化管理,将议事清单、培训清单、宣传清单加以明确,使参与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注重事中的全程留痕的记录卡管理,对民意汇总、提议确定、议事监督三个关键节点进行严格管理,记录卡管理方式使群众的参与议事更有章法、更为严格,使议事行为具有可追溯的特点,议事环节记录卡的创新理念体现了过程管理的思想,强调议事协商的依法依规;注重事后的执行和监督的机制化管理,为了体现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的协商要求,奎屯市在“七步议事”上加强了指导力度,加大了自上而下、上对下的监督力度,使所有的议事环节可执行、可监督、可追溯,进一步增强了议事程序的严肃性和实效性。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县尉犁镇的银华社区在健全基层协商民主制度、丰富基层协商民主形式等方面进行了值得称道的探索。该社区建立的民情理事会使协商民主在基层治理中得以落地生根。作为基层治理的协商议事机构和基层协商民主的载体平台,民情理事会与“民情家访”工作相衔接,注重民情理事的依法依规,尊重居民会议和居民代表会议的权限;强调协商民主的明确协商主体、协商内容、协商程序,注重协商结果的运行和协商活动的后评估。在协商主体方面,常任成员、非常任成员、其他成员的设置,使协商主体的代表性、专业性、参与性更加突出。在协商内容方面,“五议三不议”实际上划定了协商的边界,哪些内容可以协商,哪些内容不能协商,把物业服务、文明行为规范养成等事项作为重点协商内容,符合基层社区治理的发展要求。在协调程序方面,收集问题、拟定议题、议前调研、多方商议、公开结果、监督执行六个环节使协商程序更加精致化,特别是多方商议的程序设计,使不同内容的协商更有针对性和实效性,“谁负责、谁执行”、“谁受益、谁监督”的原则使协商结果的应用更具有刚性和约束力。完善民情理事会的制度程序,需要在民情理事会与居民代表会议的互相协调上下功夫,确保民情理事会的议事与居民代表会的决策的无缝衔接。

总之,上述三个地区的社区治理创新,以提高协商能力水平为目标,从协商主体、协商内容、协商程序、协商结果运用等各方面入手,坚持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办事有机统一起来,将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与城乡社区各主体依法依规自治有机统一起来,将党组织的领导作用、基层政府的主导作用、居民自治的主体作用有机统一起来,为健全体系、整合资源、增强能力,完善城乡社区治理体制,努力把城乡社区建设成为和谐有序、绿色文明、创新包容、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园提供了鲜活而生动的实践样本。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


【字体: 】【打印】 【关闭
中文域名:民政部.政务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