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巨鹿县红娘协会为适龄青年家庭节省百万媒礼

时间:   来源:
【字体:    打印

本报记者  孙彦川

腊月二十八,各家都在忙着采购年货。返乡的记者听说县里的红娘协会为了给适龄青年牵线,正在开例会,于是连忙赶过去,在会后对会长孙燕群等人做了采访。

现如今,千余口人的村庄有一二十名单身男青年的现象很普遍。受此影响,媒婆撮合一桩婚事收费可高达一万元,五千元是很常见的“市场价”。“在农村,相一次亲,男方要给媒人充两三百元话费,给女方带一大包瓜子、一袋奶糖作为伴手礼,差不多得三四百元。”多年来一直关注移风易俗,坚持给红娘协会做培训的巨鹿县电视台主持人夏现兴介绍。

于是乎,少数媒人把撮合相亲、结婚看成了一门生意,极尽口舌之能事——他们向适龄青年及其家长宣扬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得男方钱财为男方粉饰、鼓吹。

受此影响,男方家里越穷女方往往越想多要彩礼,男方兄弟越多女方越想多要彩礼。男方家里条件差的,有的女孩子连面都不肯见。

但这一情况在河北省巨鹿县已经越来越少。2018年,全县2100多对新人喜结连理,其中有230多对是县公益红娘协会一年多来促成的姻缘,约占1/9。以此推算,该协会相当于已经为230多个男方家庭节省了一百多万元。

“2019年,我们要争取在290多个村成立一支联络员队伍,大村每村两个,小村每村一个,达到500人左右。”“咱们红娘协会的‘红娘’,不要向社会上的媒人透露信息,更不能给予支援。”在腊月二十八的协会周例会上,会长孙燕群一边向在座的理事和红娘介绍下一年的工作打算,一边千叮咛万嘱咐。

“我们协会的红娘经常跟女方家长强调,如果索要彩礼太多,一是表明家长没自信,自己看不起自己。二是闺女嫁过去了婆家看不起,生活上也会作难。三是日子过好过不好,主要看小伙子能干不能干,家里条件好,小伙子能干当然最好。但小伙子品性不好或能力不强,家有金山也有见底的时候。白手起家虽然艰难,但也能体会到不断进步的快乐。”

2018年,他们促成了十几对低彩礼、零彩礼的姻缘。闫颖珍和刘彦敏婉拒了宁晋县耿庄桥镇一位男孩母亲张姐的红包。腊月二十八当天,张姐给两位红娘送去了锦旗。红娘李杏改,则是婉拒了6600元的媒礼,她撮合的这对新人,已于去年腊月二十一结婚。

巨鹿县公益红娘的队伍,已经增长到55个人。协会每周六上午召开例会,其中一项主要内容是讲当好公益红娘的意义与怎样当好红娘。

协会规定,不收任何费用的前提下,介绍成两桩婚事的红娘,可以参加协会的培训和活动,之后再促成两桩婚事,才有资格成为协会的正式一员。但进了协会的门一定要守规矩——协会经常要求“红娘”在自己的微信群里做出类似“绝不收费,如有违反,愿意接受协会通过巨鹿发布等当地‘大号’的谴责”等承诺,堵死了“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门。

“在个别村,甚至有媒人一得知自己撮合的年轻人要去办婚事,就去讨红包,并以‘不给钱,就找人去女方家里揭老底’等话语相威胁。更有甚者,少数媒人的挑唆,还使得个别女方及家长对女婿横挑鼻子竖挑眼,动辄就离婚。我们红娘协会的目标就是让这些无良媒人失业!”夏现兴说。

扶上马再送一程,协会倡导红娘在一年头上对自己促成姻缘的家庭进行回访,看看新婚妻子与丈夫和公婆一家相处是否和睦,看看丈夫是否孝敬老丈人和丈母娘。为了倡导文明,协会争取到了家纺、酒店等商家的赞助,对表现最好的儿媳和女婿,给予被罩等奖励。

适龄青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一个重要原因是信息闭塞,社会上的热心人多了,这个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春节期间,记者的小学数学老师颇为开心地说:“去年我碰见个老同学,没说两句话就谈到34岁的儿子还单身,我正好知道另一个同学有个33岁的闺女也单身,于是我就介绍他们认识。去年,我已经吃上了他们的喜糖!”从协会众多红娘和自己的老师身上,记者仿佛看到了红娘协会更具活力的未来。

(来源:中国社会报2019.2.15)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

中文域名:民政部.政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