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爱老敬老 建好互助幸福院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吉木萨尔县民政局局长访谈录

时间:   来源:
【字体:    打印

本报记者  祝 闯

记者:作为吉木萨尔县上的民生工程之一,农村互助幸福院目前总体的建设情况如何?

王利云:吉木萨尔县的农村互助幸福院,是县委、县政府超前谋划、统筹城乡解决农村养老问题的一个创举。从2014年开始,县上筹措各类资金,先后投入6000多万元(其中厦门援疆资金2700多万元),建成了农村互助幸福院21所,解决了400多户700多名农村老人的安居养老问题,现在每个互助幸福院,都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大院。

记者:吉木萨尔县是出于什么考虑,来大规模建设农村互助幸福院的?

王利云:统筹城乡。我县有60岁以上农村老人1.87万人,其中留守、空巢老人1800户2800多人。在实际操作中,如何有效地解决农村养老问题,特别是更多的老人在农村这一现实,始终是各级政府的一个短板,我县大规模建设可以说是突破了这一瓶颈。

另外,当前农村空壳化,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的“三留守”。对农村老人来说,孩子在外面发展得再好,自己也觉得对故土难离,加上出于不给孩子添麻烦的心理,就留守在农村了。另外,大多农村居住分散,老人孤独在家,出个问题,可能都及时解决不了。我县互助幸福院就是把这些失去生产能力的空巢、留守老人,集中修一个大院,让老人们互助养老,共度夕阳红。

记者:吉木萨尔县的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利云:创新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建设模式的创新。我县的农村互助幸福院建设不同于以往其他地方的只提供一个老人白天集中活动的场所。而是老人直接集中入住,再不用往返奔波,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无后顾之忧。

另一方面是管理的创新。我县农村互助幸福院建成以后产权归政府,基础设施维护及公用部分费用列入预算由县民政局负责,安保和安全运行由乡镇负责,日常运行管理由乡镇民政办负责。县上还统一制定了互助幸福院入住标准、日常院民行为规范以及卫生、安全、娱乐等管理制度。院内实行自主管理和自我服务。推选入住的老党员和老村干部担任院长、副院长,负责院内各项活动的组织和管理制度的落实,特别是负责每天老人早上的叫醒服务、老人生病后及时通知子女和民政办等等,解决了谁来服务的问题。同时参照楼栋长补助标准,院长和副院长享受一定的服务补贴。互助幸福院成为了老人们“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一个小和谐社会。

记者: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在具体建设过程中,吉木萨尔县是怎么做的?

王利云:我县在互助幸福院建设中,也是边建设、边投入使用、边总结经验。一是把农村互助幸福院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任务,乡镇在镇区未来规划中都有互助幸福院用地。互助幸福院在选址上按照“能进乡镇则进乡镇、能进农民小区则进小区”的原则。将互助幸福院建设在乡镇或小区,选址地点要求水电暖等基础设施条件好,同时毗邻乡镇医院和卫生所,使老人能够及时享受到便捷的医疗服务,也方便老人日常生活购物。而且集中后还增加了所在乡镇或小区的“人气”,有利于各种活动的集中开展。二是在投入上多方筹集资金。资金有上级补助、有厦门援疆、也有本级投入。三是严格按照项目推进和建设。四是建成后,明确乡镇、民政、文化、卫计、老龄等单位和部门的责任,参与互助幸福院的运行和管理。比如,为丰富老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每个互助院不仅配套建设了图书室、培训室、棋牌室、排练室、康复室等文化娱乐、健身康养设施,还结合农村老年人特点,为每户老人配套了菜地,供老人们自给自足。同时,村级老年协会也在互助幸福院中设立,每个互助幸福院都是一个特色品牌的“文化大院”。

记者:在吉木萨尔县,农村互助幸福院深受农村老年人的欢迎。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幸福院“深得老人心”呢?

王利云:农村互助幸福院作为我县最受欢迎的民心工程之一,我觉得主要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这也是互助幸福院的成效。

一是实现了农村老人的低成本养老。我们算过一笔账,2个老人进民营养老公寓,一年下来,至少需要2万多元,而在农村互助幸福院,房间免费,老人们只需支付日常生活等综合费用不到5000元,极大地降低了养老成本。

二是解决了农村老人的安居问题。农村留守老人还有一个普遍心态是,已经老了,不愿意再多花钱,通过享受安居富民政策,把自己住房进行安居改造,就在茅草房中将就。入住农村互助幸福院,从分散偏远的茅草房到互助幸福院的新居,直接解决了老人们的安居问题。

三是通过“互助养老”,使老人们在生活质量、精神享受方面都得到了最大提高。入住互助幸福院后,“年轻的帮助年老的、体强的帮助体弱的”,老人们抱团互助,自己种植绿色有机蔬菜,院内文艺自乐班每天都有形式多样的文艺活动,解除了老人独处的孤独寂寞。院内每家都配有厨房,老人想吃什么做什么,也可以几家合伙就餐。互助幸福院养老模式,解决了农村留守、空巢、孤寡老人的安居、养老问题,老人们生活得很有自由和尊严。

四是解决了一定的农村社会问题。农村留守老人进互助幸福院,年轻人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外出打工创业。

五是打造了一个全社会“爱老敬老”的大平台。老人们集中居住在一个大院,不但方便了医疗组织定期上门服务,也方便了社会爱心团体集中献爱心等。每个互助幸福院都和乡镇卫生院建立了绿色通道。每逢重大节日,各种爱心组织在民政局统筹下,到各个互助幸福院进行献爱心活动,互助幸福院已成为全县“爱老敬老”的大平台。吉木萨尔县农村互助幸福院打造的共同文化是“百善孝为先”和“互助共度夕阳红、幸福不忘共产党”,既有传承,又有现代意义。从长远看,这种模式的农村互助幸福院就是一所“农村老年人学校”,可以长期循环利用下去。

记者:目前,吉木萨尔县已经有21个农村互助幸福院,今后对于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发展是怎么打算的?

王利云:从互助幸福院成效可以看出,它不单单是解决农村养老问题,更是和农村社会稳定、乡村振兴等息息相关。我县党委、政府也正是基于此,才改革创新,并坚定不移地推动下去。我县的规划是“村村都有幼儿园、村村都有互助院”,初步计划到“十三五”末,每个行政村都有一个互助幸福院。全县除城郊村外,目前50个行政村中已有21个有了互助幸福院。今年,在政府化解债务风险的巨大压力下,还开工建设了5个村的互助幸福院,真正体现了一种让更多发展的成果惠及人民群众的决心和毅力。

(来源:中国社会报2018.11.6)


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

中文域名:民政部.政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电脑版